襄网>教育>老教师等着退 新教师等着走 村小陷入撤留困境

老教师等着退 新教师等着走 村小陷入撤留困境

来源:工人日报

导读:几多期盼几多愁 李法明 画近日,笔者随湖南郴州市教育局督导评估考核组来到汝城、宜章等县考察,发现大部分教师是年龄超过50岁的民办转公办的老教师,许多老教师等着退..

几多期盼几多愁 李法明 画

近日,笔者随湖南郴州市教育局督导评估考核组来到汝城、宜章等县考察,发现大部分教师是年龄超过50岁的民办转公办的老教师,许多老教师等着退,新教师等着走,后继乏人问题凸显。目前,留下村小,教学质量低;撤并学校,家长不答应。一些村小的老师身兼多职,上课是老师,下课是厨师,放学是保安,晚上还要兼职当保姆。

教师青黄不接后继乏人

在郴州市宜章县平和乡李家塘村小,校长介绍道,学前班至三年级共88名学生,老师4名,一名老师今年已是59岁,10月份就要退休;另两名老师也有58岁,明年要办退休手续;还有一名46岁的女老师,教学前班,属临聘老师。

陪同我们考核的宜章县教育局督导室副主任李吉华说:“再过几年,等到这批民师转公办的老教师退休后,村小老师只有在乡镇中心校范围内,通过轮岗的形式,才能保证村小的教学秩序正常运转。”

苏仙区良田镇现有居民5.2万人,共有一所中心完小,9所村小。这两年全镇的一年级新生突破了800人,到2015年秋已达20个一年级班级。而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新生增长高峰期相悖的却是,今后几年也是民办转公办老教师退休的高峰期。该镇每年将有10多名教师退休,递补上来的新老师如按1:23的师生比增加不了几个老师。因为大部分村小如按师生比计算均要超编,而且老师基本上是包班,这样势必会给全镇的基础教育带来较大的压力,不利于村小教学水平和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

据了解,不仅在郴州农村,村小教师后继乏人,在全国不少农村地区都是一个普遍问题。留下来的村小学生多为留守儿童,村小教师除了教学外,还要充当学生家长的角色,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再加上交通不便,信息落后,学生放学后冷冷清清,导致优秀教师不愿进,年富力强的教师留不住,村小教师年龄偏大,整体素质偏低,音体美等师资尤其紧缺。

调查中,笔者发现,村小老师如果按师生比,总体上会超编;但从学科结构上看,却又出现相对“缺编”。

据临武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股长王继兵介绍,村小教师队伍现在已形成两极分化,要么是接近退休的老教师,要么是刚分来的新教师,中年教师出现了断层。一些优秀的中青年教师大多数调到县城或市区,年龄大的则是马上要退休的,形不成人才梯队。年龄大的教师接受新课改理念慢,跟不上时代步伐;刚分配的教学经验不足,直接影响教育教学质量。村小一些学科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麻雀村小”在困境中坚守

笔者在10多个山区村小督导时发现,留守学生大多是家中经济困难或家中父母有病残者,家长没有能力带孩子进城念书。对这部分孩子而言,村小是其受教育的唯一途径。一些教师和村干部认为,在一定时期内,村小仍须坚守,但办学条件需进一步改善。

宜章县笆篱乡戴家小学现有学前班和一年级,仅有14名学生,2名教师。校长谭远才苦笑着说:“目前一年级有6个学生,学前班有9个学生,实行包班制。我们上课就好像大学教授带研究生一样。”

教了大半辈子书的谭远才感叹道:“现在学生越少,书倒反而越难教了。以往学生多的时候,上课提一个问题,下面举手抢着回答问题的学生一片;如今课堂上提一个问题,下面非常冷清,甚至出现大眼瞪小眼现象。”

山区村小生源连年缩水,导致一些地方不断出现“麻雀学校”。不少村小教师反映,如今冷清的课堂难以让自己进入状态,既无法分组进行合作、自主、探究式学习,又难以在学生之间形成相互启发、相互竞争的氛围。更让人忧虑的是,村小学生太少,几乎配不了音、体、美等学科教师,导致这些课程难以开展。

笆篱乡中心完小校长李楚芳就坦言,一些村小已好几年没有开运动会了。学生越少,教学质量就越难上去。这就进一步加剧了村小学生流失,形成了恶性循环。

据汝城县教育局督导室主任肖庆安介绍,自本世纪初农村中小学校布局调整以来,全县已有近百所村小或教学点被撤销,并入乡镇中心学校或片区联办学校。这种调整,是大时代背景下的必然。目前,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大量劳动力进城务工,许多农民带着孩子来到城市并在当地就读。再加上国家实施计生政策,使村小学生数量急剧下降,一些村小不得不被撤销。

近年来,因撤点并校的弊端显现,201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要求坚决禁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但禁止盲目撤并却不等于不撤并,对于一些偏远山区的“麻雀学校”,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与其变着法子让这些村小重新招到学生,倒不如去关心这些村小慢慢被裁撤后,如何保障山区适龄儿童到乡镇中心学校读书,避免因学校合并而产生的上学较远、花费过高等问题。因为没有学生的村小一步步被撤并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时代的伤痛。

如何让教师安心教书

近年来,郴州市花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用于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建设,许多村小建起了新校舍,教室装上了“班班通”等多媒体,有的乡镇中心校的操场还铺上了塑胶跑道。

然而,农村教师的境遇却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善,生源日趋匮乏,村小教师普遍存在“下不去、留不住、干不好”的尴尬状况。

郴州市政府主任督学曹青云认为,解决山区村小留不住老师问题,首先要提高村小老师工资待遇。设立村小教师特殊岗位津贴,大幅度增加村小教师各种补贴,允许各地给村小教师提高山区补贴、交通补贴等,使村小教师总体收入水平高于本地城区教师工资待遇。

其次,强化乡村教师业务培训,使村小教师想学有机会、去学有所获、学后有改变,以培养出更多的村小最需要的全科教师。与此同时,建议国家在师范类院校的专业设置上有所改革,尤其是面向农村小学的免费师范生,要借鉴过去中等师范教育的经验,让这些准教师能够掌握更多的技能,成为新的全科教师,更好地服务村小教学。

再次,要加大村小投入力度。改善村小的教育条件、物质条件,必须以政府投入为主,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政策尽可能向山区倾斜,向薄弱的村小倾斜,配齐师资,开足课程,坚持开展教研教改活动,不断提升教学质量。

李吉华则建议,村小的主要活动,如升旗仪式、阳光体育运动、少队活动、主题班会等不要因为教学点小而省略。孩子好像一颗幼苗,成长既需要阳光,又需要雨露,更需要施肥料等,不能随意减少一份给养,不能丢掉任何一个环节。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