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教育>"黑私塾"藏商洛深山 教育部门两次检查都吃闭门羹

"黑私塾"藏商洛深山 教育部门两次检查都吃闭门羹

来源:西部网

导读:5月3日,有读者举报称,在商州区有一所私塾学校藏在深山中,无证无资质,最多时招有十多名学生,最少时也有五六名学生就读其中,“学校”给学生教的都是国学。面对这样的..

5月3日,有读者举报称,在商州区有一所私塾学校藏在深山中,无证无资质,最多时招有十多名学生,最少时也有五六名学生就读其中,“学校”给学生教的都是国学。

面对这样的隐秘私塾,商州区相关部门两次检查,均遭遇闭门羹。而办学者称,他们招的都是亲戚的娃,不存在学校一说。到底是不是违规办学?教育部门左右为难:“政策上没有相关条款,不好界定,也无法实现监管。”

知情人举报称违规办学脱离监管

近日,有读者向华商报举报称,在商州区杨斜镇有一个村子,有人掏钱承包了小学校,招了许多西安的学生住校,老师没有资格证,教孩子们国学、英语等课程,教育质量都没人监管。该举报人还称,承包人招录的都是西安义务阶段教育的学生,收费比较高,学校长期大门紧锁,因为地处偏僻,无人前去检查。

5月3日,华商报记者来到杨斜镇林华村探访。提起这所私塾学校,村民无人不知。有人介绍说,学校大门经常紧锁,很少有人能够进去。一位贾姓村民说,这个地方原来是部队驻军的地方,后来被西安人买了,在这里搞养殖、开饭店,去年开始办学校,经常有学生出入。多位村民证实,这里最多时有十多名学生在里面上课,最少时也有五六名。

记者调查学校大门紧锁外人难进入

华商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所私塾学校四周有围墙,占地数十亩,黑色的大铁门紧锁,门前贴着电话号码。记者站在高处往里看,院内有几处青砖房子刚刚建好,有工人正在施工,记者随后敲门,院内一位自称是姓许的男子隔着大门操着关中口音说,这个地方是他们买的,拒绝进入。

十多分钟后,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来到门口亮明身份,希望进去了解情况,许姓男子拒绝记者进入,当记者拿出照相机拍摄时,一名于姓负责人开门走了出来,夺下记者的相机并出言不逊,记者据理力争,对方归还了相机。

无奈,华商报记者拨打了商州区教体局电话,很快,教育局委派杨斜中心校校长等人赶到现场,记者随同工作人员来到门口,多次敲门无人应答。再联系村干部后,于姓负责人打开门,仍拒绝现场人员进入,称学校里都是亲戚的娃,不承认是在办学。

教育部门两次检查均吃了闭门羹

“去年,我们根据群众举报曾来检查过,当时对方就不配合,后来在当地村干部们的协调下才进到校园里去。”杨斜镇中心校负责人称,当时进去发现里边有9名学生,最大的11岁,最小的5岁,有两名“老师”,学生“课本”包括《中庸》、《大学》等国学教材。

“这些学生都是住校生,房子内非常干净。于姓负责人称,都是亲戚朋友的孩子,算不上学校。”杨斜镇中心校负表示,对于是不是办学,他们也不好界定,因为没有执法权也很无奈。

5月3日,华商报记者又联系了文化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这应该属于教育部门管理,他们只负责文化市场的执法。记者随后又联系了杨斜派出所,民警与中心校负责人一同来到学校,多次敲门对方不予理睬,打电话也不接,无奈大家只能选择离去。

新兴的私塾机构谁来进行监管?

“负责人说是亲戚的娃,但我们经常能看到里边有学生,肯定是学校。”据附近村民称,学校里常年有学生在上课,所以判断学校并不是短期在开课教学。5月3日下午,在商州区教体局,工作人员并没有查到备案材料。针对这样的情况,商州区教体局职教育股股长于建朝介绍,这种情况他们是第一次碰到,是否属违规办学实在不好界定。“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条款对此作出明确规定,政策方面存有空白。我们没有执法权,对此颇感无奈。”于建朝说,他注意到外地对此的做法是,按照属地原则,由当地政府出面协调有关部门联合执法,如果确定是违规办学,教育部门即可以取缔。

5月3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将此情况反映给了商州区杨斜镇政府,杨斜镇镇长李涛称,他们下来会实地了解,如果属于镇政府管辖范围内的事情,他们将尽力协调有关部门一起前去检查。

专家称国学教育监管存在空白地带

西安的李女士孩子今年已经13岁了,在孩子5岁时,李女士将孩子送往私塾学校学子,后来就脱离了学籍,一直接受传统国学教育。李女士说,国学教育是因人因材施教育,孩子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子,这对孩子的成长有利。“因为传统的国学教育有很多东西值得重视,文凭重要,但教会孩子做人做事更重要。”

李女士表示,据她了解,在西安国学教育机构目前并不多,大部分处于摸索阶段,可能办学没有资质,监管确实也存在难度。对于孩子脱离学籍,以后面临考大学、就业等方面问题,李女士认为,相比升学,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更重要,以后有很多就业途径可供选择,融入社会应该不会很难。华商报记者采访多位家长,他们表示,在私塾上学的孩子都是熟人介绍,因为国学更能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不像常规教育,考名校考高分,私塾教育更能适合孩子的成长需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国学教育话题已讨论多年,不管什么教育都应该按照国家的法律机构办理相关资质,如果不办理资质就是非法办学,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国学教育存在一定问题,从实质上来说,不管是传统教育还是现代教育只有一个核心点就是培养独立人格和将健全思想。按照相关规定,办理教育机构需要工商注册,工商监管,由教育部门对资质进行全面审核,但现实是这些机构到底是按照企业注册还是按照学校注册,两家都很难管住,所以说在注册监管上存在着空白地带。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