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老河口>抗战中的老河口中山公园

抗战中的老河口中山公园

来源:襄阳网-襄阳晚报

导读:抗战时期中山公园内的中山纪念堂现在的老河口中山公园□王菊夏日的老河口中山公园,绿树成荫,翠坪如织,人们在这里乘凉、嬉戏、休闲,一切显得如此美好与祥和,但在那个浴..

抗战时期中山公园内的中山纪念堂

现在的老河口中山公园

□王菊

夏日的老河口中山公园,绿树成荫,翠坪如织,人们在这里乘凉、嬉戏、休闲,一切显得如此美好与祥和,但在那个浴血蹈火的抗战年代,它也经历了一场血与火的洗礼

老河口的抗战文化中心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1939年秋,五战区李宗仁司令长官部移驻老河口,并建立文化站。老河口旋即成为全国抗战文化中心之一,各方文化艺术人才蜂拥汇集老河口,他们都曾在中山公园驻足,进行宣传、慰问、创作和演出,共同把老河口的抗战文化活动推向高潮。

据资料记载,1929年春,国民革命军第51师152旅驻防老河口时,旅长李柱中在原有野园基础上圈地规划兴修公园。1933年驻军第242团团长依介卿受李宗仁委托扩建,内建假山、鱼池等,取名中山俱乐部,后改名中山公园,并由李宗仁亲自题写园名。公园面积4.6公顷,共辟四门,东西为大门,南北为便门。这便是最初的中山公园雏形。1942年又在东门内建逸仙湖,西门内建三层钟楼,北门内建中山纪念堂和孙中山塑像。

老河口在成为继桂林的第二个抗战文化名城后,中山公园亦成为五战区向大众宣传抗战的标杆场所和老河口的抗战文化中心。当时,只要来到老河口的人,就一定会被中山公园这个“中心”所吸引。

“中山公园一带近乎是老河口的‘灵魂’。”1940年1月刚到老河口的翻译家杜宇如此形容中山公园,他发表在《阵中日报》的《老河口印象记》中说:“它包罗万象,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京戏、汉戏、越调、影戏、梆子、坠子、相声、说书的、耍把戏的、看西洋镜的、看相的、算命的、卖药的、打球的、下棋的。虽然为大众所喜闻乐见,却不能和抗战联系起来。”所以,他认为“中山公园的一些大小剧场,应彻底改换它的内容,以适应抗战,进一步发展抗战……”

实际上正是为了“适应抗战”的需要,从1939年李宗仁司令长官部到老河口的那天起,五战区就已经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了:每个星期六晚上,中山公园里常常举行文艺晚会,大多是由第五战区政治部属下的艺术宣传队主办的,演出抗战话剧、京剧等。当然不光有文艺节目表演,还有各种抗日纪念活动亦都在中山公园举行。

战时老河口的风景线

1940年“八一三”淞沪抗战三周年纪念日,老河口各界在中山公园的中山纪念堂筹备盛大纪念。“八一三”这天,老舍先生还创作了他那著名的《剑北篇·老河口》:“露天的戏台,人人白看/到晚间,灯明如昼,柳影姗姗/老幼男女,静立成环/儿童们唱歌,还加以表演/且歌且舞,声和步圆/话剧京腔都宣传抗战/台底下一阵儿兴奋一阵儿悲酸/一个高歌抗战/一个筋斗连翻/彩声不断,掌声震天/这是河口的公园/这是战时河口的风景线。”此时老舍笔下的老河口中山公园,和杜宇初到老河口时的中山公园已有了很大不同,此时已是“话剧京腔都宣传抗战”。

的确,正如老舍先生描述的那样,当时在老河口中山公园常年演出戏剧,除演《卧薪尝胆》等传统剧目外,还排演了新戏《台儿庄》,表演艺术家白玉楼扮演的李宗仁轰动一时。李宗仁看后握着白玉楼的手说:“你们这些名角也宣传抗日,那更能激发我们民族抗战胜利的信心!”李宗仁还谦逊地说:“你扮的我有点太高大了,宗仁实在惭愧。”

经过一年多的不断努力,中山公园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宣传抗日的爱国教育基地。民众的爱国意识被不断地激发,中山公园也经常看到一幕幕感人的募捐活动。

据现已87岁高龄的老河口文化老人何乐回忆:当时他已有12岁,经常到中山公园玩,听教唱歌,对很多事情已有了非常清晰的记忆。他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募捐活动很多,经常在公园举行,他的家长也跟着大家一起捐了钱。

老河口人张光年作词的《黄河大合唱》在陕北唱响不久,也在老河口中山公园演出。在中山公园常有向民众教唱抗战歌曲的团体,他们教唱的抗战歌曲《大刀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等在老河口推广既快且广,歌声经常在中山公园的上空飘荡,并且很快流行城乡,激励着广大军民同仇敌忾保家乡。

老河口抗战历史的见证

1940年3月24日,日机17架分两批轰炸老河口,死伤数十人,毁房百余间。4月,李宗仁遂下令在中山公园东南角建“抗敌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此碑战时被毁,后又重建。

1940年秋,由李宗仁发起筹资,拆用城墙砖,在中山公园筹建了一所平民医院。医院科室齐全,设施完备,主治医生多为五战区军医,日均诊治千人次。由于当时日寇经常对老河口轰炸,这所医院肩负起了救死扶伤的重任。

1945年3月,李宗仁调离老河口不到一个月,老河口保卫战打响。在老河口保卫战期间,阵亡官兵的遗体曾被集中埋在中山公园的空地里;可后来,日军的炮击和飞机轰炸又把已掩埋的遗体掀出来了。但到夜幕降临时,群众便冒着生命危险,把公园阵亡官兵的遗骸重新收殓,利用夜里送弹药的船只返回时,悄悄运到汉水西集中掩埋。老河口保卫战,正因为有百姓的鼎力支持,才能在没有任何援军的情况下得以坚守了13天。

1946年2月,当时的国民政府在中山公园西北角建成“第五战区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

这就是抗战中的老河口中山公园,它是老河口的抗战文化中心,是抗战时老河口的灵魂,是五战区宣传抗日的爱国教育基地,更是老河口人民抗战历史的见证。70多年过去了,它的历史应为更多的人所了解。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