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襄阳民生>“棉花姑娘”周翠兰:幸福就是眼前的安稳

“棉花姑娘”周翠兰:幸福就是眼前的安稳

来源:襄阳网-襄阳晚报

导读:周翠兰在店里整理图书□全媒体记者曲慧文/摄24岁当上了生产队长,25岁当选为江苏省共青团代表,26岁出席全国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国家..

周翠兰在店里整理图书

□全媒体记者曲慧文/摄

24岁当上了生产队长,25岁当选为江苏省共青团代表,26岁出席全国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棉花姑娘”成长记

3月31日下午,诸葛亮广场铜像下的大白菜图书超市里,坐在柜台后面的周翠兰和相熟的顾客打着招呼:“来了?今天刚上了一批书,来得正是时候。”书店里渐渐热闹起来。“选好了吗?一共35块5,给35就行。”周翠兰熟练地找出一个袋子,给顾客装上书。有顾客来询问:“教画画的书有吗?”周翠兰挪出柜台,给顾客指着方向。

周翠兰生于1938年,今年79岁,她一头银发,脸上总带着笑意,和蔼可亲。除了稍有些驼背外,她身体没有别的问题,而且记性特别好。这个书店是她在替儿子熊小刚看管着。

没人会想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24岁就是生产队长,25岁当选为江苏省共青团代表,26岁出席全国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你今天来得巧,上午我还和店员一起忙着上新书,下午这会儿好多了。”周翠兰告诉记者,店里每周五固定上新书,所以这天顾客特别多。趁着闲下来的间隙,周翠兰和记者拉起了家常。

周翠兰是江苏省徐州市原新沂县人,家里姊妹四个,她是老大。父亲是老党员,可是不识字,没文化。庄稼人不兴让姑娘们上学,可开明的父亲把14岁的周翠兰送进了学堂,她是村里第一个上学的姑娘。随后,她的三个妹妹也进了学堂。

在学校,周翠兰一直是模范学生、学生会干部。1962年,为了响应国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周翠兰中断在县城的学业,回乡务农。

村里有12亩棉花,由于天阴多雨,无人看管,棉花地里长了半人高的草。趁着夏日天气晴好,周翠兰和另外8个姑娘到田里锄草,一忙就是一整天。太阳把她们头上都晒出了火疱,一个多星期之后,棉花地里的草被锄干净了。公社为此召开了现场会,书记带着各大队的负责人在棉花地现场提出表扬。当地报纸也刊登了她们的事迹,管她们叫“棉花姑娘”。

26岁出席全国共青团九大

周翠兰有文化,又乐于助人,哪家缺人手,她就到哪家帮忙,从不吝惜气力。一次,村里一对老夫妇家里突然着火,周翠兰爬上屋顶,挑开草救火,不料从屋顶上摔了下来,腿受伤了。自此,村里人都很佩服这个勇敢、能干的农家姑娘。

24岁的周翠兰成了生产队长。

1963年,她作为代表,参加了江苏省人代会和江苏省知识青年代表大会,并当选为江苏省共青团代表。

1964年春季,她到北京出席全国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是徐州市11名代表中唯一的女性,有幸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接见,“在人民大会堂开共青团九大,开了半个多月呢!”那一年,她26岁。

1965年,作为骨干力量的周翠兰留在了时集公社,负责青年和妇女工作。“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工作热情很高,大伙儿都是没日没夜地干。”回忆起往事,周翠兰仿佛回到了那个火热的年代。

因为忙于工作,周翠兰直到30岁才认识丈夫熊大焕。熊大焕参加过抗美援朝,当时在新沂驻军。交往三个月后,两人便结了婚。

此后,周翠兰随丈夫回到枣阳鹿头镇,当了一名小学老师,语文、数学她都教过。

周翠兰育有三子一女,老大1969年出生,正值新中国成立20周年,取名“庆生”。

老奶奶坐镇大白菜书店

1996年5月,周翠兰退休了。把孙子们相继带大之后,周翠兰便帮小儿子熊小刚开了这个大白菜图书超市。熊小刚受周翠兰的影响,自幼爱买书、读书,书多得无处存放。1998年,熊小刚从原襄樊大学毕业后,周翠兰建议他开个门市部卖书。

2003年,书店开张,专卖旧书,售价3元/斤。2006年书店搬到了诸葛亮广场,更名为“三顾书屋”,2008年,周翠兰放下自己的事情,专门来给小儿子帮忙。2010年春,书店取名大白菜图书超市,成为市区最早的“5元1斤”大白菜书店。

从最初在本地收书发展到在武汉、北京等地进书。“虽然做这个事挣钱慢,但孩子喜欢,这是他的事业,我得帮他。”儿子常驻外地,通过物流公司把书送回襄阳,周翠兰则每天守在店里,整理书架,归类和修补书籍。很多顾客都认识并喜欢这位乐观热情的老人。

一次,在店里,一个年轻小伙子对一本书爱不释手,但走到店门口,他又将书放下了。周翠兰一问才知道,小伙子没带钱,她说:“要是你真喜欢,就送给你了,希望这本书对你有帮助。”两年后,周翠兰收到了一封来自河南的信,里面夹着8元钱,那钱正是当年那个小伙子寄来的。信中,小伙子表示:当年周奶奶送的一本书,让当时正在打工的他感受到了温暖,感谢周奶奶给了他生活和工作的信心。

如今,周翠兰的三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唯独小儿子尚未婚娶,这成了她最操心的事。“孩子们经常打电话来关心我,现在我每天忙忙碌碌,能给孩子帮个忙,又能为人们送去精神食粮,我已经很满足了。什么是幸福?我觉得这就是幸福。”周翠兰说。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