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交通>高铁列车上呼唤AED

高铁列车上呼唤AED

来源:襄网综合作者:姚洪

导读:据湖南都市频道报道:2018年5月18日上午,首台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入驻长沙南站西广场服务台。自动体外除颤器又称自动体外电击器、自动电击器、自动除颤器、心脏..

据湖南都市频道报道:2018年5月18日上午,首台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入驻长沙南站西广场服务台。

自动体外除颤器又称自动体外电击器、自动电击器、自动除颤器、心脏除颤器及傻瓜电击器等,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英文名(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 简称AED)。AED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迅速恢复心脏搏动,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的医疗设备。目前,AED在我国配有量仍然较低。

2015年3月15日,中国无锡国际马拉松中国首例马拉松“猝死”AED施救成功。摘录到了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9:17,半马20.3公里,选手倒地,

9:18,第一名急救队员到达,确认无反应无呼吸,开始CPR;

9:19,第二名急救队员到达,接替CPR;

9:20,第三四名急救队员携带AED到达,给予除颤;

9:21,选手呼吸恢复,意识恢复,较为烦躁,,欲起身被劝抚安慰;

9:25,救护车赶到;

9:27,选手强行起身离开,被警察劝阻后送入救护车,送往医院;

从这短短的几行字中,你可能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在这短短几分钟里,一个鲜活的生命,从心脏停止跳动,到死而复生,创造了奇迹,挽救了生命。

 

2015年10月26日,北京医科大学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教授在高铁上,成功抢救了一名突发心肌梗死的乘客。事后,人们称赞胡大一教授医者仁心的同时,也在感叹“这位病人命真好,竟与心血管方面的泰斗级专家同乘一趟列车”。

无独有偶,2018年5月14日,K504次列车,一名中年旅客因哮喘引发呼吸不畅,造成昏迷,失去意识,在列车长和广播找医而至的医生共同心肺复苏,人工呼吸的努力下,终于恢复心跳,正常呼吸了。5月15日,G8660次列车,一名69岁老人突然口吐鲜血,突然昏厥。也是列车进行紧急施救,要点停车经120送至医院抢救,才转危为安。

因此,胡大一教授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以亲身经历呼吁高铁急救系统的完善。确实,在公共场所急救不能只靠“胡大一”,正如他所说:“我在车上是偶然,我不在车上是必然。” 而我国高铁、地铁、机场等公共场所,在急救方面是否及格?

目前,高铁上急救药箱是基本配置。乘务员都具有红十字救护员的资质,必须懂得心肺复苏即(CPR)的。

但全路高铁列车上没有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据了解,在心跳猝停患者的抢救中,心肺复苏术是基础,除颤器是必要条件。有些公共场所装配AED,但这个除颤器旁边还写着“只供专业人员使用。” 这有什么用?哪来那么多专业人员,AED其实就是给普通人用的。

“上岗前我们做过突发情况培训,包括心肺复苏,但大家掌握的知识必竟是有限的,当然没办法跟专业医生相比,再则不见得趟趟高铁都有医务工作者乘车,万一广播找医无果呢!”这也是高铁乘务员的无奈之言

借鉴:美国小学生都要培训使用AED。
在美国自动除颤器(AED)就是给“白痴”用的,小学生都要培训使用AED。AED不是什么复杂的设备,使用过程中它会自动提供指导,普通人经过简单的培训都可以使用。在美国就连各大商场都有AED,并且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人检查设备是否完好。台湾立法全民学习使用AED

也有人提到了如今的国情,使得很多人担忧帮忙会给自己找麻烦。对此,专家建议,完善立法才是解除大家协助急救的后顾之忧。

据悉,中国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在2012年通过了“紧急医疗救护法”修正案,规定机场、车站等公共场所必须强制设置自动体外心脏电击去颤器(AED),民众协助急救则可免责,救人不再担心受罚,鼓励民众伸出援手,提高急救成功率。修法附带决议也规定,“卫生署”须会同“消防署”,制作AED地图及全民AED使用教学,供民众查询,并鼓励民间企业捐赠。|

“时间就是生命。”这是急救科医生的准则。或许,很多人认为意外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但大家有没有想到,无论谁遇到这“万分之一”的可能,危险可是“百分之一百”。所以,完善公共场所的急救,不仅需要政府、医疗系统、公共场所的管理部分,更需要每个人警醒,因为这关系到每一个人。

当下是“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好时代,让旅客体验更美好出行,这既是一种奋斗目标,更是一种郑重承诺。而中老年人铁路出行的健康保障,具备急救“黄金四分钟” 的能力, 更是铁路需要关注的民生问题,高铁列车迫切需要ADE,这在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应该不是难事,只有铁路部门用心去做,克服万难,才是做好让旅客体验更美好,让旅客出行更放心!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